专家述评

“最糟糕”IPO新政动了谁的奶酪?

时间:2014-1-15 3:12:10  作者:  来源:  查看:236  评论:0
内容摘要: “最糟糕”IPO新政动了谁的奶酪? 虽然骂声不断,但IPO新政并非一无是处。而批判之声其实多来自于被触动利益的参与主体。不过,这或许也将成为未来进一步改革的推动力。 …[详细] 史上最糟糕的一次新股改革?从20...
 

“最糟糕”IPO新政动了谁的奶酪?

 

虽然骂声不断,但IPO新政并非一无是处。而批判之声其实多来自于被触动利益的参与主体。不过,这或许也将成为未来进一步改革的推动力。

“最糟糕”IPO新政动了谁的奶酪? …[详细]

史上最糟糕的一次新股改革?

20131130日证监会突然宣布重启IPO至今已经过去40余日,在这段日子里,IPO新政不断遭遇批判。

奥赛康因为高发行价、高市盈率和老股转让规模之巨大等问题自愿暂缓发行,从而使得长期以来新股发行存在的三高问题又一次的摆到了投资者面前,让IPO新政的关注度得到进一步升温。

此时,证监会认识到新股发行制度存在一定的漏洞,开始为IPO重启后出现的制度问题打补丁112日半夜紧急发布 《关于加强新股发行监管的措施》。当晚,原先定于13日公布定价的慈铭体检等5家公司发布暂缓新股发行或推迟刊登发行公告。

对比2012428日证监会发布《新股发行改革》指导意见来看,201311月末发布的新政并非一无是处,其以新股市场化发行机制为指导方针,并引入了发行人与承销证券公司自主定价、主承销商自主配售机制、市值申购、以及老股转让等一系列新政。

不过对于这一酝酿了一年多的新股发行改革,业内人士则多感失望。复旦大学金融与资本市场研究中心主任,同时担任过多家上市公司独立董事谢百三就称其为是中国证券史上最糟糕的一次新股改革

2011年主承销收入排在证券业第九名的瑞银证券则表示,新股改革对抑制三高没有任何帮助。

“最糟糕”IPO新政动了谁的奶酪?

IPO新政动了谁的奶酪?

各种责骂声不断,但此次新股发行改革真的一无是处?

从新一轮新股发行改革意见稿和《关于加强新股发行监管的措施》两份稿件来看,抑制新股发行三高、减少圈钱效应是证监会的主要宗旨。因此在这个背景下,各参与主体的利益已被触动。

为了达到抑制三高的目的,证监会规定,对于发行市盈率较高者提前三周进行风险提示,同时启动老股存量发行。对于拟上市公司而言,此举意味着实际募资金额的减少,老股转让的募资额实际上进了股东的腰包;对于投行来说,此前依靠新股三高获得的高额利润被切掉.

网下询价报价剔除也给予投行另一忧思。根据新股发行规则,投行在确定网下有效申购名单和确定最终发行价时,需至少剔除10%报高价者。有些投行为维护投资者利益,自觉剔除了远大于10%这一底线比例的投资者。然而,带来的结果却是,获配的机构投资者未见感激,却得罪了被剔除的机构投资者。

为解决新股破发问题,证监会引入强制延长控股股东持股期限的规则,一旦公司上市6个月内期末收盘价低于发行价,则持有公司的股票锁定期限自动延长到至少6个月,这意味着控股股东将由原来两年的持股锁定期延长到两年半。

为主承销商引进的自主配售则给了打新机构一个门槛,以往可以自由配售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作为机构,得想方设法成为券商的询价伙伴,这无形中增加了其配售成本。

而从来都不例外的是,中小投资者仍然是最悲惨的一环,市值配售使得普通投资者难以从新股市场分羹一杯,能够参与的二级市场已经被IPO的大潮打得七零八落。

新规漏洞是阻力也是推动力

实际上,自从A股市场有了IPO这个名词后,市场对其的争议就从来没有停止过,在每一位学者和业内人士心中都有一套自己对于新股发行的理解。不过绕来绕去,高发行溢价及大股东圈钱就仿佛成为了一道难以逾越的障碍。

未来无论怎么改革,保护投资者利益都不应该成为一句空话。但从新股发行改革的效果来看,除了中小投资者,各方利益群体都有对风险进行对冲的手段。对于大股东而言,虽有当股价跌破发行价时,限售期限会自动延长至少6个月的约束,但其仍然可以通过老股转让的手段锁定未来利润。

对于承销商而言,则可以通过利益链条寻求隐秘收入。仍以奥赛康为例,公司上市前股本2.1亿,募投所需资金需8.6亿元,按72.99元的发行价计算,须发行1186.25万新股,而为了保证上市后流通股比例不低于25%,则老股就必须出让4360.35万股。

从整个事件的表面上看,除了发行价格值得商榷外,其他因素并无不妥。不过一经推敲,72.99元的价格事出有因。由于募投资金是定量,如果发行价格过低,承销商的收入将被打上折扣。假设,奥赛康发行价定在50元,以8.6亿元募资金额计算,新股发行应为1720万股,按25%的流通股比例,老股实际应发行3530万股,两项相加,总募集资则仅剩26.25亿元。

可以说,奥赛康事件所暴露出来的正是中国资本市场的顽疾。老股转让制度虽然遏制住了超募,但大股东强烈的套现欲望以及承销商的圆滑却给证监会来了一个措手不及。

猜中了开头,却没有猜对结尾,这使得证监会为此丢了面子。不过,制度的缺陷虽仍被市场所垢病,但突然叫停奥赛康上市以及连夜发布《关于加强新股发行监管的措施》的举动却被一些深谙IPO规则的投资者解读为证监会对于新股发行改革的决心,一位接近证监会的人士表示,在新规下进行监管,证监会同样在积累经验,目前证监会在多方收集市场反馈,会及时调整监管策略

结语

各方利益群体在追逐利润最大化的同时,必将成为阻扰新股发行体制改革的最强音。不过,从另一方面看,新规所暴露出来的漏洞也可为未来注册制的发行提供了推动力。





“最糟糕”IPO新政动了谁的奶酪?